載入中

法務部召開犯保法第一次跨部會修法會心得

2020/10/22

法務部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修正草案已經進入最後研討階段,將連續四次分章檢討,第一章總則、第二章保護服務、第三章犯罪被害補償金及扶助金、第四章保護機構及第五章附則,第一場次已經召開並擴大與會層級,邀請與犯罪被害保護相關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包括司法院在內,共同與會,律師界代表除了本人之外,尚有著力於修復式司法甚深的怡成律師,怡成律師在開會之前私下叮嚀對於修正條文能夠據理力爭,因此對於第一章各條文能表示意見的,都主動發言,這跟我過去的作風,在開會時多聆聽,關於重點才會發言,整場第一章的修法會,除各目的主管機關就其業務相關事項有發言外,幾乎就是司法院兩位法官代表及我與怡成律師的聲量最大,嗣後想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個人的身份是法務部修法工作小組成員,有意見也應在內部修法會議時提出,但因緣上的關係,前次內部修法工作小組不及出席,為了犯罪被害人的權益,也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關於修法內容,如何修法,必須向內心探求,犯罪被害人權益的維護及保障是不是該摒棄政府施政上的恩惠,而是政府照顧人民的義務?濟弱扶傾,一直是律師執業的天性,長期在犯保領域,深知法務部的保守,若非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就犯保議題建議相關事項,2.0版的犯保法恐不易大幅修正,但拘謹心態,仍然可見,例如第二條規定,犯罪被害人之權益保障,依本法之規定,但其他法令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其理由為經評估相關人力、資源及預算經費,建議犯保法基於補充性規定之地位,其他專法未有規範時,始由犯保法提供服務。依個人淺見,應該是犯保法所規定之主管機關應是統攬犯保之事務,應為犯罪被害人權益保障之最後靠山,只因政府就性侵害、家庭暴力防治等相關工作已投入大量人力及經費,無需就已提供犯罪被害人權益保障之相關事項,疊床架屋,但其不足之部份,作應由犯保法所規定之主管機關補足,犯保法之主管機關應扛起重責大任,而絕非力基於補充性之地位,因此建議條文宜修改,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優於本法之規定,從其規定,或至少在條文的文意上不能被解讀成其他法律已有規定便排除犯保法之適用。

個人所關切犯罪被害人重傷癱瘓急需長照的議題,衛福部就該主管機關表示從醫療上的角度,對於病人提供醫療上的照顧不會因身份上的不同而有差異,因此不知道要為犯罪被害人做些什麼?由此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心態,便可知悉國家對於犯罪被害人重傷癱瘓的議題並沒有瞭解到犯罪被害人是本於社會共業,應由國家負起照顧義務的責任,他不是先天上的老弱病殘,而是後天受外力的侵害所造成,這些不幸的被害事故,被害者本身的重癱,已經有說不出的痛苦,如因重癱而拖垮家庭的經濟,長照部份自應就此做出犯罪被害人與先天上的老弱病殘不同程度的照顧,如果制度上沒有辦法因人而異,也必須單獨編列預算,扶助被害人家庭,完成終其一生的照顧責任。

怡成律師則特別針對第十一條的內容:「主管機關、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及保護機構應依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屬之意願,採取適當措施,協助進行訴訟及修復式司法程序。」建議條文內容過於空泛不夠具體,必須就修復式司法如何推動及認證合格的機構才能進行修復式司法,因此應以法律授權方式,委由主管機關訂定準則。

最後,個人則與司法院相關代表談起應設法解決勞保黃牛、犯保黃牛的問題,社會上存在一些不肖業者,向職災事故及交通事故等發生重大傷亡案件,與家屬約定取得職災補償或汽機車強制保險的賠償金的報酬,往往是理賠金額的三成以上,因為一般民眾根本不瞭解當然可以取得這些補償或賠償,以交通事故死亡為例,身故時可獲得保險金200萬元,如尚有醫療上的支出,上限可高達220萬元,如以三成計算,則為60萬元或66萬元,這是利用百姓的受害及懵懂無知所賺取的黑心財,實務上存在這些案件,檢察官是無法偵辦詐欺罪,民事法官通常也會以契約自由原則判決受害百姓敗訴,必須杜絕這些弊端,因此建議犯保法能夠擬定關於犯罪被害人依法所得領取之職災補償、強制險賠償、犯保補償金扶助金,除律師執行業務外,不得約定領取報酬之相關條文。
看了一下其餘三次修法會已排定的日期,有二次不能參加,為了犯罪被害人的權益,決定排除二次不能參加的障礙,一為董事會的請假,二為辯論期日的改期,有能力再為犯罪被害人盡些心力,應該是值得的。